顶点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九龙圣祖 > 第1048章 无炎童魔
    “嘿,李兄,想不到连你都来了,看来那玄阴殿大小姐的魅力,确实不小啊!”

    “年兄弟,你这不是也来了吗,大家心照不宣,哈哈!”

    “说真的,那玄阴殿大小姐到底长什么样,莫不是长得太丑嫁不出去,这才放出消息要招亲吧?”

    “噤声!你不想活了,可别连累我们!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薛大小姐乃是先天绝脉,难道是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极阴殿一座不大不小的酒楼二层,数桌年纪不大的修者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,口中的议论不断传出,也有人口不择言,但很快被人提醒,不敢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玄阴殿要招亲的事情,恐怕是这一段时间以来腾龙大陆最大的一件事了,而且这次的招亲并不是比谁的拳头大,而是要去那玄阴洞中,找到一种叫做幻阴草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虽然一些有心人也知道此事绝不可能如此简单,但玄阴殿殿主之女的诱惑实在是太大,哪怕是一个见不得人的丑八怪,配上这样强大的背景身份,也会让无数的年轻天才们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议论声中,薛大小姐曾经身患先天绝脉的事情也被扒了出来,不过好在知情人不少,很快便有人揭开真相,倒是让某些人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这要是真做了玄阴殿的乘龙快婿,天天对着一个只能躺在床上的大小姐,也是极其无聊和憋屈的,而且还不能去外间拈花惹草,那简直就是一种活受罪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啧啧,这玄阴殿,竟然还来了这么一手!”

    酒楼二层一个偏僻的角落,一男一女侧耳倾听,那粗衣少年在听到了某些消息之后,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,口中也是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也想去试一试吗?”

    红裙少女脸色似笑非笑,出声打趣道,只不过只引来那粗衣少年微微的摇头,倒是从这些议论声中,猜到了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对少男少女,自然就是从冷水城远道而来的云笑和许红妆了,最终那玄月国主玄浩然并没有跟他们二人一起前来这极阴城。

    毕竟玄浩然不是来腾龙大陆享乐的,有如此强者保护,会让他失去危机感,对于其修炼肯定是坏处多过好处。

    或许还有另外一重原因在里面,那就是云笑和许红妆一看就关系不浅,虽然口中不承认,但玄浩然人老成精,自然是有一些眼力见的,人家“小情侣”联袂而行,自己这个老家伙在旁边跟着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一路之上,倒是真的拉近了不少云笑和许红妆的关系,虽然曾经凌云宗造成的裂缝还没有修复圆满,但至少已经和当初两人初见之时相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云笑只将对方当成那个曾经帮过自己几次的小岚,而不是凌云宗主之女许红妆,这样一来,许红妆也渐渐放下了小心翼翼,也不时能开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了。

    许红妆现在已经知道云笑和那玄阴殿主之女的关系,也正是清楚云笑对那薛凝香没有男女之情,所以才开这样的玩笑,看着后者的表情,她心情也为之一畅。

    “哼,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,也敢打薛大小姐的主意,还不都给我滚出去?”

    而就在酒楼之中众人议论纷纷,云笑和许红妆低声言语的当口,一道极为霸气的声音突然从楼梯口传出,似乎这声音之中,都蕴含着一丝隐晦的狂暴火属性。

    诸人循着声音转将过去,当即直到一个身穿火红色衣袍的高大身影踏上这二楼厅中,此人身形极高极壮,看起来就像是一截铁塔,每走一步,都让这酒楼二层隐隐颤抖,可见力量不俗。

    “吓……,这不是无炎宫号称‘火塔’的段无涯吗?连他也来了?”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众人还因为那无礼言语心生怒意的话,当他们看到这个形如铁塔的年轻霸气男子之时,就连那声音,都瞬间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此人名叫段无涯,绰号‘火塔’,乃是无炎宫年轻一辈的第二天才,既然他来了,那无炎童魔……”

    厅中角落,许红妆倒是知道云笑对这些各大势力的天才并不怎么熟悉,当即开口介绍起来,而当她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之时,又一道火红色身影从楼梯口一闪而进,形貌却是极为古怪。

    那似乎是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孩童,身高不足三尺,看起来就算是四五个加起来,恐怕也及不上一个火塔段无涯。

    而当众人看到那宛如童子一般的身影之时,刚才还只是弱小了几分的议论之声,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看起来那童子比火塔段无涯的威慑,还要强烈得多啊。

    “无炎童魔:龙喜娃!”

    一个呼之欲出的名字在诸多年轻修者脑海之中飞舞来去,却始终没有人敢叫出声来,因为这个名字仿佛有着某种魔力一般,让得他们一时之间,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别看龙喜娃这个名字,听起来极为的古怪和喜感,但是配合着“无炎童魔”的绰号,整个腾龙大陆之上,却没有任何一个修者敢轻视此人,甚至曾经的凶名赫赫,让得无数修者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无炎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,无炎童魔龙喜娃,据说此人由于出生之时在娘胎内动了胎气,长到三尺左右身高就不再提升,可是修炼天赋,却是整个无炎宫无人能出其右!”

    别人不敢说话,许红妆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,侧过头来小声向云笑解释,听得她继续说道:“这龙喜娃修为突飞猛进,性子却越来越暴戾,曾经将一个得罪过他的宗门屠灭殆尽鸡犬不留,终于得了一个无炎童魔的称号!”

    许红妆的这两番话,也算是介绍了一下那龙喜娃的生平,由此也见得此人虽然长得像个十岁孩童,其实性情暴戾无比,随时都有可能暴起杀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耳朵聋了吗?让你们滚出去没听到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震惊于无炎童魔也现身这极阴城的时候,那火塔段无涯粗暴的声音再次响起,而这一次的震慑,明显比刚才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毕竟无炎童魔名声在外,谁要是敢轻易得罪,恐怕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,甚至会连累宗门家族受牵连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单单两个龙喜娃和段无涯,或许众人还不会有如此之大的顾忌,但这二位身后可是有着无炎宫这尊庞然大物,除了其他的四大顶尖势力,还有谁敢捋虎须?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这两个家伙,咱们可惹不起!‘

    所以就算诸人心中再有不甘,形势比人强之下,也只能是被强按着牛头喝水了,当下一个个站起身来,陆续朝着楼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,等着我亲自动手将你们给扔出去吗?”

    待得众人都离开这酒楼二层之后,云笑和许红妆二人就显得有些突兀了,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悠然喝酒,除了有真本事的,或许就只能说勇气可嘉了,因此直接引来了段无涯的厉喝之声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无炎宫的人,看起来比斗灵商会还要霸道啊!”

    云笑连看都没有看那边的段无涯一眼,而是挟了一筷子菜,对着旁边的许红妆轻声说了一句,摇头晃脑,仿若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段无涯可是号称火塔,除了身形壮硕无比之外,那个“火”字更是昭示着他脾气极度暴躁,此刻被云笑无视,而且对方还说出侮辱无炎宫的话语,他要是还忍得了,就不叫火塔了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犹如半截铁塔的壮汉,速度却是极快,只听得楼板连震了几下之后,一只沙钵般大小的拳头,已是朝着云笑当头落下。

    这段无涯可是货真价实的觅元境巅峰修者,加上其天赋异秉,肉身力量极度强横,如果是一个普通的觅元境修者,恐怕会被这一拳给直接捶成肉泥。

    强烈的劲风,将许红妆的发丝都吹得有些凌乱,而此刻的云笑却依旧端坐未动,甚至连那右手筷上的菜都没有颤抖一丝,只是随手抬了抬自己空无一物的左臂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云笑的左臂很快和段无涯轰出的一拳交击在了一起,发出一道大响之声,然而最终的结果,却是让那边的无炎童魔龙喜娃小眼一凝,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踏踏踏……

    在如此狂暴的交击之下,最终吃亏的竟然并不是那个端坐在椅中的粗衣少年,反而是无炎宫的第二天才段无涯,一个以肉身力量和狂暴火属性著称的超级天才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这个师弟,龙喜娃对其实力自然是知之甚深,至少他认为凭段无涯的肉身力量,哪怕是其他三大超级势力的顶尖天才人物,恐怕都不敢说稳胜,更不要说这个面目陌生的粗放小子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最终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,段无涯蹬蹬蹬连退了数步,那粗衣少年却依旧端坐在椅中。

    甚至其右手一动,将那一筷子菜塞进口中,刚才的动作,就仿佛随手挥开一只烦人的苍蝇一般,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其半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