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恶魔就在身边 > 00681 眼睛
    那诺玛站起来,不过并未看向路易斯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身边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,他是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没有病。”诺玛侧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陈曌发现,这个叫做诺玛的女人,从始至终都没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瞎子?陈曌诧异的看向路易斯?

    路易斯感觉到陈曌的目光,微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诺玛小姐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好,很感谢你辛苦跑一趟,不过我不需要医生。”诺玛的语气,显示出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女人。

    陈曌看到,诺玛的瞳孔与正常人似乎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正常人的瞳孔是包括瞳仁和瞳孔括约肌以及瞳孔开大肌。

    瞳仁就是瞳孔中间的深色圆孔,瞳孔括约肌则是环状,环绕在瞳仁周围,负责瞳孔的缩小作用。

    瞳孔开大肌则是围绕在瞳仁周围,呈现放射状,负责瞳孔扩张。

    而诺曼的瞳孔则是没有瞳孔的开大肌和括约肌,整个瞳孔就如一颗绿色的宝石一般。

    可能也是因为这种异常瞳孔,导致她失明的吧。

    “诺玛,你不要那么倔强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认为我的精神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陈不是精神病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的药味很淡,只有精神病医生才会有这么淡的药味,如果是其他类型专科的医生,那么药味应该会比这个重。”诺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除了药味,你还闻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血的味道,你刚刚做过手术?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精神病医生做手术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精神病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擅长很多专科疾病,唯独对精神科不熟悉,如果你有需要精神科的话,我倒是认识专业的精神科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抱歉医生先生。”

    诺玛又对路易斯问道:“叔叔,那么你带这位医生先生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陈曌看着诺玛,这个女人明显对医生都非常的抵触。

    哪怕自己不是精神医生,诺玛的态度也只是好转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诺玛,陈先生是来确认,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了某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抵触,不过我只希望你能够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,我也知道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长期的黑暗,让她有了更多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也让她诺玛变得比正常人更为冷静,更为理智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也变得更为敏感。

    所以,当路易斯带陈曌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才会这么的抵触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路易斯先生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看了眼这男人,微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朋友,zhao,医生。”路易斯说道,路易斯又指着这男人:“布拉格,诺玛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陈曌与布拉格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布拉格,帮我送一下叔叔,还有这位陈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诺玛都下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那么陈曌和路易斯也没有继续逗留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好好陪诺玛,我和陈就不需要你送了。”路易斯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庄园,路易斯一路上都没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路易斯似乎也对诺玛的态度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不过,毕竟是自己的侄女。

    在上车之后,路易斯这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陈,诺玛到底有没有病?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病,那么理智的一个人,是不会有病的。”陈曌说道:“一般癔症是出现在一些孤僻或者狂躁的人身上,一个绝对理智的人是不会得癔症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她真的看到了鬼?”路易斯又问道。

    陈曌摇了摇头:“刚才我带了一个恶灵在身边,可是她也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陈曌是带了老黑,而刚才老黑放了一只恶灵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诺玛并未看到老黑放出来的恶灵。

    “你放了一个恶灵?我也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魔力,最多只能晚上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在白天也能看的到乔治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整天都和乔治厮混在一起,早就沾染了他的气息。”陈曌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,诺玛看不到灵体,可是又确实看到了,这又是怎么回事?我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她看不到东西,可是有人能让她看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对她使用了幻术,让她误以为自己看到了人,实际上她看到的不是灵体,也不是臆测出来的东西,而是某种魔法所产生的影像。”陈曌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注意一下那个布拉格,我刚才与他握手的时候,闻到他的身上有魔法磷的气味,魔法磷是一种常见的魔法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布拉格是个巫师,是他对诺玛下了某种魔法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按照正常的逻辑分析,也不要问我为什么,我都不认识他们两个,我怎么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为了诺玛的财产?可是即便他们结婚后,他也不可能得到诺玛的财产。”路易斯在那里自言自语的揣测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把飞机借给我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陈,你什么时候回洛杉矶?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。”陈曌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我出来已经很久了,我也该回纽约了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显然不想陈曌这么快回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相信了陈曌的话。

    按照陈曌的推测,布拉格的嫌疑就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可是一时间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陈,那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直接抓着布拉格打一顿,如果顺利的话,就能从他的嘴里知道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了,他是巫师吧?”

    “他的水平估计也就对付普通人,一把枪就能让他老实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过去陈曌对女巫啊,巫师啊,也是挺有畏惧的。

    觉得这些存在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可是接触的多了,他发现这些人其实仅仅是神秘。

    他们未必比一把枪更有威胁。

    如布拉格这种级别的巫师,他的实力可能和超自然协会的韦斯特差不多。

    也许掌握着一些魔法,可是战斗力估计还不如一把枪。

    “真的可以?”